■ 馬上評論
  據報道,彭水羊頭鋪區的一群孩子,每天上學的必經之路,是一條長約10公里,沒有燈光,中途還有坡度接近90度,落差200米,最窄處只有10釐米的陡峭懸崖,和四五條沒有橋的小溪。孩子們每天早晨5時30分打著火把出門,走兩三個小時才能到達學校。
  跋山涉水、攀爬懸崖,在許多人看來,是鍛煉身體的戶外運動。可對彭水這群孩子來說,這條上學路,卻太艱險。這超出了他們所能承受的出行難度,這太辛酸。
  近年來媒體報道的劃竹筏上學、走天梯讀書,以及本文前述的彭水孩子們的艱難求學之路,都有以上幾個方面的原因。既有特殊的地理環境因素,也有中心小學不具備寄宿條件甚至連烤鞋的炭火都無法提供的經濟因素,還有由於並校政策執行得過於機械和一刀切等因素。
  這些困難,有些是物力所不逮或一時難以根決的,如改變當地大的經濟和教育環境;也有屬於意識不到的,比如,為部分過遠的學生提供寄宿,或在上學路上架簡易的橋梁或搭建安全防護設施,甚至提供可照明的工具。這並不是難事,關鍵是想得到與做得到的問題。
  應看到,近些年,教育部門在教育關註度、資金投入上,確有提升。針對某些地方孩子上學遠的問題,國務院辦公廳還曾發佈意見,強調農村義務教育學校佈局要保障學生就近上學的需要。但部分落後山區的孩子上學遠難題,仍未解決。
  希望當地有關部門在媒體報道之後,能夠果斷做出些措施,來慰藉人心。讓更多的人都來關註留守兒童的上學路,因為他們的命運,與我們的文明程度息息相關。
  □曾穎(媒體人)  (原標題:“火把照我去上學”太過辛酸)
創作者介紹

狗展

szcab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